4月23日,商南縣疾控中心主任華中央面對當場被免職,他捂著臉,不停地哭 本報記者 魏光敬 攝
  商南“廣場問政”

  基層都說好 幹部壓力大(圖)
  4月23日下午2時30分,商南縣委大門外的人民廣場上,商南縣第六次“廣場問政”舉行。當日被問政的四個部門分別是疾控中心、司法局、安監局、科技局。
  第一位接受問政的是商南縣疾控中心主任華中央。有市民向他提問了居民用水安全的問題,他做了政策解讀。縣政協委員廖全江問:“疾控中心對接種疫苗是如何管理的?有沒有收費?管理有問題嗎?”
  華中央當場承認自己對單位管理不嚴,存在經費不透明現象,並向現場群眾道歉,承諾整改。
  一位多年前和華中央在鄉鎮共事的縣委幹部覺得,華中央“被問得不太好看,甚至有些可憐,但最後道歉乃至承諾的態度還是很誠懇的”。
  “殘酷”一幕:現場問政問出“小金庫”
  但後面的事態發展完全超出了在場許多官員的預料,暗訪組播放了一段暗訪視頻。視頻中,有疾控中心工作人員證實他們單位存在私設小金庫等問題。見此,華中央有些狼狽地走下臺,“廣場問政”則繼續進行,3個多小時後結束。
  隨後,本次廣場問政的主持人、商南縣委副書記崔華鋒宣讀了縣委《關於華中央等同志免職的通知》:經調查核實,華中央擔任縣疾控中心主任期間,同副主任趙高鼎利用縣疾控中心負責向全縣各鎮衛生院、各村衛生室供應二類疫苗的機會,採取收入不計入單位賬的辦法,私設“小金庫”。華中央、趙高鼎被當場免職。據稱,免職決定是廣場問政進行期間,商南縣委緊急召開常委會作出的。
  宣讀通知時,商南縣金絲峽鎮黨委副書記賀麗就坐在臺下。她看到華中央用雙手捂住了臉。後來她聽說,華離開會場20米遠就哭了。
  當天,賀麗組織了20名金絲峽鎮的鎮、村幹部去參加廣場問政。沒想到竟看到如此“殘酷”的一幕。
  耐人尋味的是,看到這一幕,她帶去的基層村幹部都說“好,好,這樣好”。相反,鎮上的幹部則遠沒有這麼興奮,甚至有人覺得是不是太“無情”了。
  去年12月以來,商南縣推進以“找官僚主義、找效能低下、找責任缺失、看我擔當、看我作為、看我敬業”為主題的“三找三看”活動,讓縣直34個職能部門“一把手”接受百姓直接提問,局長現場作答並承諾,再由群眾代表舉牌評判、投票。
  此前的5次廣場問政,該縣已有21個部門先後亮相,參與群眾5000人次,公開承諾事項128項,已落實81件。
  雖名之曰“廣場問政”,但2013年12月23日第一次問政是在室內舉行的,參加人數也不少,但群眾不多。從第二場開始,乾脆將會場搬到了廣場上,主持人也由原來的縣電視臺主持人變成了縣委副書記崔華鋒。前幾場由參會代表舉牌,評議對被問政官員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從第五場開始,改為用記分器打分,避免了代表不想得罪人而違心舉牌。
  體育場竣工兩月不開放,被問政25天解決
  商南縣金絲峽鎮太子坪村黨支部書記段來林參加了第四次廣場問政。他是縣人大代表,有舉牌評議的任務。他記得那天被問政的四個部門是:教體局、經貿局、農業局、計生局。那天,段來林向教體局長柯昌印提問:“國家一直說教育公平,農村教育什麼時候能和城裡一樣,也有學前教育?”教體局長柯昌印答覆:縣上正在逐步解決農村的學前教育問題,從中心鎮、中心村開始,一個一個逐步解決,建立學前教育。
  對於柯昌印來說,那天的經歷則是由緊張到放鬆。“主管部門提前3天通知我參加1月21日(臘月二十一)的廣場問政,我有些緊張,雖然做了大量準備,但還是擔心群眾不滿意,也無法估計會提什麼樣的問題。”那天,柯昌印印象比較深刻的一個問題是,有人問縣體育場已經建好兩個多月,為什麼至今還不開放?柯昌印答覆,體育場確實2013年10月底竣工,但是由建築商墊資、工程資金沒有全到位,輔助工程也還沒做完,他承諾會加快工作進度,儘快開放。
  柯昌印說,既然承諾了當然得抓緊,縣體育場終於趕在2月15日(正月十六)正式對外開放,前後共25天。
  看到暗訪視頻播出,有幹部汗都流出來了
  “我不滿意。剛纔一名群眾提了營業執照辦理手續、辦理所需材料、收費三方面問題,你只回答了其中兩個,還有一個沒有回答!”1月2日下午,商南縣第三次“廣場問政”,當著六七百觀眾的面,縣工業園區的黨代表聶玲對工商局局長高鵬的回答舉了“不滿意”黑牌,並闡明瞭自己的理由。“當天參加問政的群眾比較多,我比較緊張,漏答了。會議結束後局裡就緊急安排整改。”高鵬後來這樣解釋。縣工商局副局長雷金玉說:“縣上一開始搞廣場問政時,不少人都以為走走形式,後來看著一場場搞下來,力度越來越大,覺得這還真是在實實在在地做事。”
  雷金玉還參加了2月27日的第五次廣場問政。那次問政增加了播放暗訪視頻的環節。作為被問政對象,商南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大隊長黃曉堂看到有關交警大隊的暗訪視頻被播放出來,其中包括:一輛在巡邏的執法警車沒有掛車牌、一輛城管執法車沒有掛車牌。那次問政是在濛濛細雨中舉行的,黃曉堂卻感覺頭上都流汗了,他承諾“以後執法中一定嚴格要求”。
  4月25日,黃曉堂對本報記者解釋:公安局確實有3輛車沒掛牌,城建也有3輛車沒掛牌,都是執勤車;交警隊也曾發過整改通知書,沒起到作用,也扣留過,又因種種原因還回去了。在廣場問政中被質問後,交警大隊致力解決這個問題:城建的3輛車馬上會掛牌,但公安局的車經過改裝,已經不好掛了;最近他們向上級做了彙報,看能不能掛地方牌照,爭取儘快解決。
  “只能拭目以待,好多事不是幾個人想變就能變的”
  “廣場問政的效果不錯,最起碼的變化是,以前縣委縣政府官員上班都是8點,現在他們七點半就到了。”4月25日,縣人民廣場對麵皮鞋店老闆周先生笑著說。
  周先生目睹了5場廣場問政。“原來大家對幹部有不滿,覺得辦事效率低,現在辦事好多了,至少他不會、也不敢對你愛理不理的。我很認可這種新辦法,很新穎,也很有效果。”
  距離周先生的皮鞋店幾米遠,38歲的服裝店老闆徐建軍也是廣場問政的見證者。徐開店13年,就在縣委大院、縣政府大院對面,和裡面有些人也稱得上熟人了。
  第一次在人民廣場上“廣場問政”,就讓徐建軍開了眼界——有一位局長被問得滿頭大汗,“這還真新鮮了。”
  當地不少群眾對局長們當場作出的各種承諾仍將信將疑,“只能拭目以待,好多事情不是幾個人想變就能變的,多年習慣了,只能一步一步來。能改正的都是明面上的、好辦的事,抓一下就能解決,但還有好多毛病是體制的問題,一邊在改,一邊在犯,得慢慢來。”
  商洛市委書記胡潤澤冒雨參加了第五場廣場問政。他感覺“商南縣廣場問政有三個好處,第一個政府官員和人民群眾零距離接觸,拆掉了‘隔離牆’;第二個面對面提問題,把問題曬在了陽光下;第三個工作搞得好不好,主要看群眾滿不滿意、贊不贊成、答不答應。我們要進一步總結經驗,完善機制,在全市推廣”。目前,商南縣也在將這項活動“向下”延伸。 來源:華商報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1206

yq96yqdf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